大雁塔与唐代诗人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4-09-13 10:26 人气: tags: 大雁塔与唐代诗人
“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这是唐代诗人岑参称道大雁塔雄姿的诗句。大雁塔作为西安的标志且为西安人所引以为豪,它不仅以历史文化遗存享誉海内外,历代诗人的登临则赋予它更深的文化内涵。
    诗人自古善感,感物而伤怀,尤是登高,其典型的如《登幽州台歌》(陈子昂)、《登鹳雀楼》(王之涣)。然而,登临蕴藉佛风仙气的大雁塔则是别有一番情味。大雁塔顶的制高点似乎是诗人佛、儒思想及忧国忧民之情、个人遭遇之感的交汇场所,其情其感在远望景物的触发下喷薄而出,化为多文化内涵的千古绝句。如杜甫之《同诸公登慈恩寺塔》“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惜哉瑶池饮,日晏昆仑丘。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君看随阳雁,各有稻梁谋”。可见,其儒、佛思想及个人情感都有充分的表现,而更多的则是对当时社会现实的大胆讽喻,体现了他为国为民的忧情愁绪。另有《同诸公登慈恩寺浮图》(高适)及《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岑参)二首,则在不同程度的佛理体验中,抒发了个人仕运不佳的不满情绪。“言是羽翼生,迥出虚空上。顿疑身世别,乃觉形神主。”、“盛时渐阮步,末宦知周防。输效独无因,斯焉可游放。”(高适),“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岑参)从诗题可以看出,是二人同登雁塔而作,似有些相互唱和之味。如果说高适在诗中抒发了因官微职卑难以得志的话,那么,岑参则从另一个极端表达了这种思想,而以佛理体验作为暂时的精神寄托点则是他们的共同特点。在唐代登临大雁塔且题诗的诗人中纯粹以颂塔赞佛的作品有刘沧之《夏日登慈恩寺》“坐机消尽话玄理,暮磬出林疏韵澄”、许玫的《题雁塔》“暂放尘心游物外,六街钟鼓又催还”。尽管如此,谁都没有把此作为归宿,倒是张乔最后却做了个隐居之人,他在《登慈恩寺塔》里抒发的却是淡淡的思乡之情,“清凉碧落中”也许是他崇尚道教的缘故吧!唐代诗人所题登临大雁塔的诗句集中地体现了有唐一代文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皈依佛理”的精神风貌,也真实地反映了大雁塔作为佛教胜地在唐代备受重视的史实及当时的兴盛场面。清代洪亮吉的《慈恩寺上雁塔》即是对那段历史的艺术总结:“忆从初地坛名场,阅劫来游竟渺茫。韦曲花深愁暮雨,终南山古易斜阳。高张岑杜诗篇冷,天宝开元岁月荒。莫笑众贤名易朽,塔前杯水已沧桑。”此诗在意境上虽显得有些凄凉,但它足以反映出唐代著名诗人与大雁塔不解的情缘及他们所赋予宝塔的深刻思想内涵,在一定程度上显现了这一历史文化胜迹的文化价值及艺术审美价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