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即将消逝的十大城中村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1-28 10:54 人气: tags:
 曾经,有媒体这样说过:“中国,没有一座城市,像西安那样,城中村会被誉为城市的地标与精神高地,到底是不是呢?这就带大家一起走进瞧瞧!
 
  当西安从2008年开始城中村改造之后,随之被改掉的也包括怀揣梦想来到西安的年轻人们的一些记忆。在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部城中村电影《沙井村之恋》,提到西安,西漂一族都会想到沙井村、八里村、西辛庄、杨家村等等这些城中村,因为这里有太多记忆。
  1、西安杨家村【已经拆迁】
 
  杨家村那里全是高校,西北政法大学,西安邮电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学生群居,是西安比较大的学生聚集区域,由于这个村子的地里位置及其优越,在北到体育场,南到小寨的这条长安南路上,随处可以看到这个村子的房客。尤其是美丽的女学生,帅气的男孩。还有沿街的商贩,很多都在这个村子里居住。很多毕业于西安上述学校的学生,至今还依稀记得,当年熙熙攘攘的这个名叫杨家村的村落。
  2、乐居场
 
  相信很多在西安东郊工作的人都知道一个村子——乐居场,这个村子在交大的西边,早些时候和东关南街连成一片的,小商小贩很多,整天熙熙攘攘的,煞是热闹,就象赶集一般,现在虽然被咸宁路分开了,但是依然很热闹,至于名字为什么叫乐居场,真还不清楚。 乐居场位于西安城墙东南角,是个被周围高楼大厦包围着的城中村。街上全是简易的砖混小楼房,一户挨一户,一间套一间,一层压一层,全部向外出租。村子里的耕地被城市占完了,村民只剩下老祖宗留下的这些宅基。农民不懂房建规划,不懂采光设计,只是使劲地盖房子,房屋盖得越来越乱,往往是几十家共用一个二尺宽的走道,走在其中,两臂几乎挨墙。房多,人就多,街上住的大多是农村进城打工的,小商小贩操着南腔北调,露出城里人无法明白的喜气洋洋,挤满了这里的大街小巷,住满了这里的阁阁楼楼。 这里的房租很便宜,几十平米、铺着地砖的一间民房,里面有桌、有床、有凳子,一个月才百十块钱。说一些巷子里发生的奇事怪事。这里不用听广播,不用看电视,天天都有稀罕事、搞笑事。
  2010年吉祥村扫黄现场……
  3、吉祥村
 
  一直都很喜欢西安许多地方的名字,比如这个吉祥村,很简单但却很好听,吉祥村是西安的一个城中村,虽然也住了不少打工青年、学生的。但是作为西安的廉价“红灯区”,吉祥村名声高高在外,好似一个“小香港”。 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红灯区,但是这里本地人很少去,往往都是外来人员光顾,外来人员到达这里首先要去大雁塔看看,然后再去吉祥村。吉祥村是西安众所周知的红灯区,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都已经是谁都知道的秘密了,政府部门还是不管? 我以前经常听别人说吉祥村怎么怎么地,后来那次706还是400路过那里,看到了那个壮观的情景:一连有十几家的洗头洗脚的小店横排紧挨而敞,门口无一例外的都坐了一两个衣服很少的女人,浓妆艳抹,翘着腿,盯着来来回回的男人看。大城市就是比较开放,南方很多地方鸡都是在街上公然拉客,但是的,很少见姑娘们在门口坐。妓院这个东西历史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出现并逐渐存活下来,从历史剧中可以明显感受到妓院在古代有的时候皇帝都会光顾,一如现在城里人闲着没事去乡下吃野菜,古代的妓院是真正的妓院,豪华的和我们的5星酒店没有区别,达官贵人是那里的常客,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社会对此物的承认程度。
  4、北山门—南山门
 
  曾几何时,这里还是一片农田,一片连着一片,有位90年代初在这里上过小学的同仁说,小学的时候从北山门经过,一条小路过去,大中午的都觉得害怕的。后来高新区开始了建设,经济的发展促使了城市的发展,西安的版图也在渐渐地增大。为了方便就业,很多的外来打工者都住在了北山门—南山门,两个村子一下子火了起来,其愈来愈强势的发展在这几天有望将正在拆迁中的沙井村外来户全盘接纳过来。建立一个新的南郊“沙井村” 在南山门和北山门村里,集中了大量从事手工小机床加工的小厂,小到五六个机床的厂子,大到有五六十个机床的厂多如牛毛.他们的老板没有营业执照.从附近中小型加工电子零件的厂子里接活自己找人加工.我看到过成百个这样的小厂,都没有执照,当然更不用交税了.他们大多集中在南山门和北山门这两个村子里,有的在租用的民房里进行加工生产。工人大部分就来自于村子里的外来打工者。 为了就近上班就搬家到北山门了。现在的北山门与原来大不一样,很多民房在拆在盖,新修起来的都是4、5层的新楼,把所有能利用的面积都利用上了。里面大多都是1室一厅带厨卫的那种,价格也上升到了一月300左右。村子里的集市也较以前强多了,多了小超市和澡堂,还居然有足浴。网吧比比皆是。和大学生聚集的村子差不多,设施也开始更新。和女网友在那一家村子里的川菜管小吃一顿,居然花了100多。也贵的离谱了。 现在的南山门和北山门村,通过数辆公交,不少的在高新上班的工薪阶层为了更方便的就近上班,纷纷聚集在这两个村子里。人口至多,已经在目前的城中村中影响颇深!
  5、边家村
 
  边家村可谓是个老牌的村子了,它下辖了黄雁村、大学东路五村白庙村等村子。是个具有独立建制的村子。也是西安城中村中唯一一个以村名命名的电影院(边家村工人文化宫现更名为边宫电影院)。北接西北大学,西接西北工业大学,南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方圆以及面积可具这些城中村之首。学生居住的数目之多,尤其是当年这三所名校大肆招自考生的时候,村子的基本上人满为患。好多自考生教室也设在村子里。宿舍更是在村子里了。所以晚上一出门,全是18、9岁,21、2的男女学生。煞是晃眼。据调查, 2002年夏天一碗油泼面才2块,凉皮在巷子里才1.2。菜夹摸才8毛钱。当时的边家村二多,饭馆多,二手家具店多。每天从箱子里面过,总能见到抬着家具的男学生,后面跟几个女同学。在村子里住,同居基本上是司空见惯的了,单身男女只要少微钟情一下,立即有理由搬去一块住,合住房租便宜嘛。 其实合住并不仅仅是房租便宜,更重要的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年轻的心,背井离乡来到西安,孤独成了他们(她们)的心头大患。有的女孩是4、5个人合租,男孩也是合住的。 这2年边家村安静多了,大概民办多了,大学扩招了,住在村子里的学生少了,多了是一些在这上学后,毕业了工作的,思维成熟一些了,也保守一些了。村子也被周围的开发商蚕食,部分已经盖起了高层。村子里的喧嚣已不再来。剩下的是对昔日的回忆了。
  6、鱼化寨
 
  鱼化寨有个新石器遗址,这里是最早有人居住的地方,距离钟楼比较远。 鱼化寨以前很荒凉,但是自从来了一个外事学院,渐渐地开始热闹了起来,周遭的饭馆,商店也越来越多了,浴池、杂货店还有计生用品店也开始频频开设。很多学生出双入对的来到村子里,租房、吃饭、上网、看录象。住在鱼化寨村子,鱼化寨村出过一个有名的书记郭世英,在那个时期,村名是省长程安东提写的,国务院副总理都来了。现在的西安外事学院以前是鱼化公园---中西部第一个村建公园。现在,鱼化寨出了一个体操全能世界冠军—冯敬!村附近学校比较多,除过外事学院,还有博迪学院,西安农业学校,西安市第52中学等! 现在去发现原来的住址已变成了一栋栋高楼,平坦的道路,路边的广告牌,这一切都揭示着,一个新的发展规划正在蚕食这鱼化寨,一个城中村有即将消失。
  7、瓦胡同
 
  老远看去,一个大牌匾,上书“瓦胡同村”,瓦胡同村落在有名的大雁塔下,北临植物园。雁塔以唐僧取经闻名,胡同则以脏乱响世。略有洋人走过,也能撒下不少惊奇。入村的路旁撑起两行简易房。住村里的多为同居的学生和一些职场新鲜人。在网上有很多“骚人”对瓦胡同大加赞赏,甚至有人把它描绘为打工者的家园、天堂。那么我们就一起认识一下瓦胡同村。 这里的住户原本是当地的农民,在城市的扩建过程中这里也盖起了一幢幢的小土楼,出租给打工仔、无业游民、未婚同居的小青年以及无法容忍集体生活的学生。出来租房的学生中十有八九是小情侣,这里给了他们自由。一个当地居民以后说他之所以喜欢住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初到瓦胡同,我很是不习惯这里的臭气熏天,这里的秦腔秦调。下雨的时候满街流淌着污水,出行十分的不便。提着裤脚在脏水中小心翼翼的穿行,在一堆堆漂浮着的垃圾中寻找落脚点。 闲下来时偶尔会在瓦胡同里晃来晃去,我在试图发现村子里的每一条陌生的巷子和每一处新鲜的所在,那种发现的感觉除非亲身体验否则很难理解。在巷子里穿来穿去,看见衣着裸露的时尚女青年,吃着馒头的三轮车夫,带着白羊肚手巾的农民,踩着缝纫机的大娘,背着书包的学生,喝着酒大喊着划拳的男人女人,以及原住民们的浑身脏兮兮头上套着塑料口袋疯跑的小孩子;我看见麻将桌、音响店、录像厅、小饭馆…… 瓦胡同里的小吃不错,虽然店面的卫生情况堪忧,但是味道真的不错,肉夹馍、豆腐脑、麻辣烫、羊肉泡,这里住的外地人多,所以外地人开的小饭馆也很多, 另一种农村来打工的人群,喜欢到入村的路旁撑起两行简易房里面就餐,简称“卧棚”。他们的晚餐就在称做“卧棚”的饭店解决。听别人介绍这里有两家比较不错的饭馆,一家做手工面,面橄的不错,哨子却难以进喉,黑黢黢,粘呼呼,时不飘些异味,搞点气氛,碰人多时,那气氛可相当浓,让人有一种久违的感动:眼流水,口吐痰。另家是湖南人开的炒饭店,味道颇为了的,主炒是一四十朝上的小老头,戴眼镜,通常是架在鼻子上的,炒的很专心。现在的瓦胡同,感觉依旧,变化不大,也许是这些城中村中保留的比较完整的了吧!
  8、八里村
 
  八里村,位于西安城南,据说是因为离城八里,所以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一说是因离钟楼八里而得名,未曾考证)。隶属于雁塔区长延堡街办。大约是北临雁塔西路,南至长延堡;东起石仪厂,西到朱雀大街这么个范围。有长安路从村中穿过,故有东、西八里之分。 村子周围有很多学校由北往南有交大西区、邮电学院、政法学院、外语学院等依次分左右排列着。 八里村,是西安南郊鼎鼎有名的城中村,主要依靠周边大学生,以前治安不太好,不过这些年装了监控系统等一些列手段后还行。里面几乎都是出租房的,学生,各个阶层的打工人士皆在这里居住,离商业繁华区小寨比较近。有很多年轻男女都喜欢在八里村居住,因为可以随意的去小寨逛街、上班。 除了和一般城中村的喧嚣、嘈杂外,八里村的治安非常的乱,记得一次一个政法学院的同学给我讲,在他们上课的时候,老师就告诉他们,八里村里啥人都有:什么卖淫嫖娼、吸毒贩毒、杀人放火等等都在这一片房子里拥挤共生着。1998年的恶性犯罪集团主犯董雷等三人就是住在东八里村,而主犯之一的石头就是在八里村被抓获的!如此大的一个以租赁民房为生的村子里,住着多少人?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不安分的家伙,那更没有人知道了! 每次到八里村里面去,总能看见那些房东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着些家长里短、打打麻将、推推牌——为什么叫推不叫打呢?因为这里的牌,不是扑克,而是一种很古老的牌,我不知该怎么称呼,只知道我们老家管玩这种牌叫“掀花花”,掀,在陕西话中就是推的意思。他们好像从来就是这么悠闲——当然了,除了收收房租、水电费,他们也没什么事可干。 这是闲的人,也有那忙碌着的,当然都是房客。 深夜,中国龙网城门口,冬日寒风里,十几位穿了厚重冬衣的生意人蜷缩在昏暗的灯光下,守着自己的小吃摊子。有客人走近时,冻得通红的脸上流淌的是热情。 清晨,一栋栋积木楼的门开了,走出无数红男绿女,在路边顺手抓一点早点,急匆匆的奔赴单位、学校…… 忙与闲,在这里竟然如此和谐的存在着。这就是八里村,城中村的典型形象。
  9、沙井村—甘家寨
 
  也许很多来西安打工、上学的人从西安走了以后,多数人都能记得这个名字——沙井村。这里居民的规模太大了,而且连着甘家寨和徐家庄,成堆的商铺和酒肆,还有城中村特有的风景:红男绿女。迁客骚人。不少的学生,不少的“诗人”,也许是诗歌爱好者,也许是穷酸的文人,在生活条件比较低的沙井村蜗居。这里的房租便宜,吃饭便宜,洗澡便宜,不喜欢沙井村的人说,沙井村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 在去过几次后,感觉很市井化,但也没有去细细研究。头次听到这个名字时,感觉沙井村,总发生杀人案,强盗小偷满街都是。少去那边。第一次通转沙井村是和同学一起去的,那也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溜达,于是他提议去沙井村转转。随即,我迈上了第一步,踩上去竟然也踏实,我惊叹沙井村的水泥地面和我们学校周边的村子没什么区别。 沙井村也有很多卖饭的摊点,,沙井村正在被日益壮大的高新区所吞并,很多村子里的住户面临着拆迁,而住在这里的过客们,纷纷搬到了北山门、三爻村、双桥头等地方了,在这些地方又重新去塑造一个新的沙井村。但是沙井村的味道却长留在过客们的心里 ……
  10、沙坡—皇埔庄
 
  关于沙坡,可以说它几乎就是西安乃至整个社会的真实索引。 西安这座古老的城市,遗迹多,文物多,就连人来人往的人流也流动着古朴的感觉。西安的村子、小巷也多,里面的故事也多。如果要在西安来寻找古朴真实的感觉,那些纵横交错的小巷理所当然是最佳的选择。想真真实实地当了一回西安人,去领略了古老淳朴的西安。那么比起那些有名的小巷来说,沙坡是普通不过的,但是这里却是最真实的。兴庆公园是唐代时候的皇家园林,由此而北下不过一里路便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巷。小巷分两个,分别叫南沙坡和北沙坡。与之相连的就是皇埔庄。 在沙坡村租的房子面积不大,窗户面朝街道。房子在三楼,从窗户看去,可以看到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过往的车辆。屋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没有其它任何物件。就这么简单的房子租价也是不菲。 白天这里整日价吵嚷喧嚣,卖菜的,卖饭的,卖光碟,打麻将的……各种嘈杂的声音和一些孤独无忧的年轻身影,读书也许是最重要的,但是此刻对他们而言,孤独才是最可怕的。想法也要消遣这漫长的时光。晚上,三五成群的在街道上吃小吃,喝酒,烧烤。继而打牌, 用王家卫先生的眼光,这里大约就是纸醉金迷,龌龊乌合,可以想象一下用这做背景排出的电影:镜头一直在晃,姑且认为它在寻找主人公的脸,霓虹灯一定要摇曳,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让观众眼花缭乱,心里暗暗佩服家卫先生视野之广之深之毒,当然,谁也看不懂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大家都觉得导演高深莫测,思想深奥难懂,心思诡秘任性,人性卑劣光明。总的说起来,只要你细细观察沙坡这个著名的城中村,就会知道每天在这个相对独立的世界里,故事开始和结束都不需要理由,也不会被人注意。是一个黑暗的死角。
  西安十大名村,各具特色。真是需要了解西安这十大名村!